【神州风采网】“小萝卜头”的姐姐在咸阳!听她讲述年月的往事

来源:神州风采网    作者:郝洁    人气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30    
神州风采网据咸阳日报亲网报道:她的父亲宋绮云,母亲徐林侠弟弟宋振中还有个被人们熟悉的名字——“小萝卜头”
“小萝卜头”共有两个哥哥、四个姐姐,宋振亚是他最小的姐姐。今年81岁的宋振亚老人在咸阳已经工作生活了整整60个年头,但她的身世却鲜有人知。60年来,她从未用父辈的荣誉换取丝毫名利,但却始终继承先辈遗志,默默无闻地在咸阳市教育、城建、经济等工作领域上鞠躬尽瘁,展现了革命者后代不忘初心的高尚情怀。
近日,咸阳日报获悉了宋振亚老人的身世,并对她进行专访,听她讲述宋家一门三烈的悲壮往事,回忆与兄弟姐妹解放后的生活,以及她们薪火相传的革命家风。
母亲抱着弟弟走的样子,定格成了她永久的伤痛
“父母走的时候,我还不到4岁,弟弟只有8个月。但妈妈抱着他的样子,至今我仍记忆深刻。”回忆起已牺牲的父母与弟弟时,宋振亚目光黯然。
由于年龄太小,宋振亚对父亲的记忆是模糊的,她只记得父亲很少回家,偶尔回来也是晚上。但父亲被捕的那天,她依稀还记得那可怕的场景,“村上一下来了好多人,整个村子都被围起来了。父亲当时是被他们骗了回来,回到家还没来得及跟母亲说句话,就被几个人簇拥着上了一辆马车。”宋振亚与哥哥姐姐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被带走,这一别,竟成了永别。 
为了寻找丈夫的下落,徐林侠抱着未满周岁的“小萝卜头”在西安城里到处打听,但奔波了两个月,却毫无音信。忽然有一天,一个工人打扮的人来到村里,递给徐林侠一封模仿宋绮云字迹的信件,诱骗她去西安欲将其秘密逮捕。
临行前一晚,徐林侠把留在身边的四个孩子叫到一起,叮嘱年龄最大的二女儿宋振苏要照顾好弟妹。“我记得那时天已经很冷了。母亲整晚都没有睡觉,给我们每个人准备棉衣、棉被。当时,我二姐12岁,是我们几个孩子中年龄最大的,母亲让二姐照顾好我们,还跟我们说她去找爸爸,最多三天就回来。”宋振亚语调低沉地回忆着。
与母亲和弟弟分别的那天,宋振亚清楚地记得,她和哥哥姐姐们一直拉着母亲送到村外,哭着不让母亲离开。“我母亲当时说:‘你们听话,妈妈就去一天,最多三天就回来了,你们乖乖在家呆着,要听姐姐的话。’从那天走后,就再也没回来。”宋振亚喃喃地说,母亲穿着旗袍,抱着弟弟走的样子定格成了她永久的伤痛。
与兄姐挖野菜度日,父母的书信成了唯一寄托
徐林侠走后,宋振亚由哥哥姐姐们带着,每天都会跑到村口遥望渴念。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期盼与厄运煎熬着四颗幼小的心灵。
第五天吃罢早饭,姊妹们又准备去村口等母亲,却只等到了一个坏消息:母亲和弟弟也被抓捕了。
那天晚上,四个孩子哭了整整一夜,怕再也见不到父母,怕失去弟弟,对往后艰难的生活充满恐惧。“我记得村子外有个小树林,我们兄妹几个经常去那里捡地软,挑野菜,荠菜、雪蒿、灰条、刺儿菜我们都吃过。”宋振亚说:“冬天最难熬,又冷又饿,还容易生病。我二姐说,她最怕弟弟妹妹们生病,一生病她就只能抱着我们哭,也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在这期间,四兄妹们受到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的照顾,有人为他们送去粮食与钱,并陆续安排他们搬回西安读书生活。
1947年,宋家兄妹们忽然接到徐林侠从监狱寄来的一封信,说父亲很快就会回来,并要他们寄一张照片。兄妹们非常兴奋,立刻跑到照相馆里照了一张合影。
收到照片后,宋绮云夫妇知道孩子都平安且上了学,感到非常高兴,不久,兄妹几人就收到了回信。“在信的背面,我们看到弟弟用铅笔写了‘姐姐、哥哥!’后面的惊叹号画得特别大。”那是宋振亚第一次看到弟弟“小萝卜头”写的信,第一次“听”他叫自己姐姐,但没承想,这第一次的喜悦,竟成了最后一次的永诀。
此后,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宋绮云夫妇与儿女们互通了11封信件。宋绮云经常在信中鼓励几个孩子要努力学习,将来做一个对祖国、对人民有用的人。1949年9月里的一天,宋振亚放学刚回到家,就得知父母和弟弟已遭杀害的噩耗,兄妹们如晴天霹雳,抱头痛哭。
她将悲愤化为力量,成功考入了陕西师范学院
由于家境困难,宋振亚从小都是穿哥哥、姐姐们退下来的旧衣服,不仅补丁摞着补丁还极不合身,到城里上学后,她常受到同学们的歧视、冷眼。“我记得当时学校里,不少女同学们都穿着白袜子,小皮鞋,小裙子,非常漂亮。只有我,穿着打补丁的旧衣服。”老人说。
生活的艰辛没有摧垮宋振亚的意志,更使她有了学习前进的动力。她牢记父母的教诲,刻苦学习,于1957年,成功考入了陕西师范学院(陕西师范大学的前身)生物系。
大学毕业后,宋振亚被分配到了兴平县西郊中学任教。在11年的教学工作中,由于认真踏实、工作努力,她多次受到学校和上级的表扬。
1974年,宋振亚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先后在兴平县城建局、总工会工作。1990年5月,她被调到咸阳市渭城区保险公司工作,1994年退休。几十年来,宋振亚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烈士子女而向政府提出过任何要求,但她始终不忘继承先辈遗志,认真负责工作,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,默默无闻地奉献着自己的满腔热血。
“父母和弟弟为革命流血牺牲,这是他们的光荣,但不是我们的荣誉,我不能沾他们的光。”老人深情地说。
为了缅怀逝者,清明节成了一家人的“团聚日”
1963年国庆,宋家6个兄弟姐妹在北京迎来了第一次团聚。从此,每年清明节,宋家兄妹都会从四面八方相聚到西安,到父母与弟弟的坟前进行祭拜。宋振亚和哥哥姐姐们还多次前往贵州、重庆等地,缅怀寄哀思。
每一次去到重庆,宋振亚都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,看着父母和弟弟留下的遗物,祭拜与父母共同战斗过的烈士。在歌乐山烈士陵园里,每每见到“小萝卜头”的雕像,宋振亚都会忍不住去摸摸弟弟的脸颊,擦掉他“身”上的尘土。
“又逢清明雨纷纷,凭吊路上欲断魂。一门三烈天堂去,何日再聚蒲阳村。”这首《清明——仿杜牧<清明>诗作》是2011年清明节,宋振亚的丈夫刘桂森所作。每逢清明祭奠,刘桂森夫妇都会带着儿孙一同前往,“每年,我们都会带着花篮,在老人和弟弟的坟前献花、鞠躬、祝祷,进行一个简单的悼念仪式。同时,我们还会给后代讲述先辈们的英勇事迹,让他们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。”刘桂森说,几十年来,全家人一直坚持在清明祭拜,在忌日里通电话,从来没断过对逝去亲人的怀念。
“每次去扫墓时,都会发现已经有人在墓前献了鲜花,有很多群众会来祭奠,还有一些学生会在这里开展爱国教育活动,这让我们非常感动。” 宋振亚欣慰地说。
铭记先辈遗志,让革命事业薪火相传
一直以来,宋振亚夫妇教育子女不要忘记先辈们的革命精神,但也不要炫耀自己是烈士的后代,因为她始终认为,“先辈为革命流血牺牲是他们的光荣,我们就是普通老百姓,我们没有做出那些轰轰烈烈的事情,所以我们不能去沾先辈的光。”
 
多年来,宋家兄妹从未主动向政府申请过任何优待和补助,即便早年生活遇到困难,也从来没有以烈属的身份找政府求助。大姐宋振平、二姐宋振苏、三姐宋振西、大哥宋振华、二哥宋振镛均继承父母遗志,在不同岗位上恪尽职守,为新中国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。
宋振平于1951年毕业于华东三野通校,分配至北京军委通讯兵部。转业后,她先后到北京市市内电话局、陕西省邮电管理局等单位工作,连续16年被陕西省邮电局评为优秀共产党员。
宋振苏1945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。先后撰写了文章《读红岩、忆亲人》,以及《我的弟弟小萝卜头》一书。其中,《读红岩、忆亲人》一文先后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、中央电视台连续播出。《我的弟弟小萝卜头》入编小学语文教材。
宋振西解放前就投身了革命战役,在10年的戎马生涯中,她立功10次,先后在九顶山遭遇战中勇敢战斗,解放后又参加了解放江浙沿海岛屿、解放一江山岛等战斗。
宋振华1949年参军,在西北军政大学、西北机要学校学习译电技术。毕业后,他主动要求去新疆第二军、五军机要处当译电员。转业后,他先后在新疆和田、墨山、皮山等地工作,为新疆建设发展奉献了30年青春。
宋振镛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,长期从事军工科研工作,参加了发展原子能工业大会战,解决了U235提纯装备关键部件的生产问题,并发明了世界上一次加工孔数最多的多头钻床,荣获国家发明一等奖。
宋家兄妹将忠诚、自强的美德融进了血脉,也融进了家风。在他们的感召下,宋家子孙大多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成绩,赢得了荣誉。多年来,宋家兄妹利用工作之余进工厂、到学校弘扬烈士精神,开展革命主题报告近万场,教育了一代又一代青少年。
革命事业薪火相传,红色基因血脉永续。正如宋家兄妹在宋绮云夫妇与“小萝卜头”墓前所言:“亲爱的爸爸、妈妈,亲爱的小弟弟,你们的鲜血没有白流,你们的理想,正在变成现实,你们终生为之奋斗的祖国,已经站起来了,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正在向繁荣富强的康庄大道迈进!”
咸阳日报全媒体记者:王婕
视频:张宇博 刘志鹏 邓昊辰
编辑:李晶  豆雅博  审核:闫莉  签发:王鹏飞
 
 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责任编辑:郝洁